437x638-exactly  

本書的作者Peter Heller是一位詩人、小說家、冒險家。喜歡到世界各地去旅遊、冒險,撰寫挑戰帕米爾高原、天山、中美洲與祕魯的冒險故事,在歷險小說領域獲獎無數。Peter Heller曾從事建築工、伐木工、近海漁夫、獨木舟教練...等,同時也是許多旅遊探險雜誌的特約作者。也曾出版眾多非小說類書籍,目前定居在克羅拉多州丹佛市。

也因為作者本身的經歷,本書主角的背景設定幾乎是以作者本身的背景去發揮,本書主角席格在事情發生前,和妻子梅麗莎住在丹佛市的一座湖畔旁,從事建築的工作,寫過一本書,尤其喜歡寫詩。主角席格在書中常常讀詩,尤其喜歡李商隱的詩,這讓我有種親切感,但他喜歡的詩總是透露出淡淡的哀傷,也讓這本描寫末日後倖存者的故事饒富詩意。

故事背景發生在一波全球性致命流感奪走多數人性命後,席格得以倖免。他的妻子梅麗莎已經走了,朋友們也已經死了,如今只剩他獨自生活在一座廢棄機場的機棚裡,陪伴自己得是他的狗----賈斯伯,還有一個亦敵亦友的夥伴-班格利,為了鞏固這屬於他們的地盤,他們必須各司其職防範其他人進入他們的地盤,席格負責駕著小飛機在空中巡邏,班格利負責殺人、狩獵,每個月席格會去山上拜訪一個門諾家族兩次,他們患有血液疾病,席格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但卻不得已要殺掉那些入侵他們地盤的人們,即使對方是小孩也格殺勿論,但為了生存,九年來一直以這樣的模式生活著。
某天不明音訊從他那架賽斯納小飛機的無線通訊中傳來,在他心中重新燃起希望,他以為在這嚴格控管的地帶之外仍存在這更好的生活型態。他義無反顧的駕著飛機離開原處,依循斷斷續續的線索飛行著;而等在那裡的,卻是他始料未及的殘酷和絕望。

關於書的內容我就不多作贅述,作者透過席格這個角色的視角將接近末日後的生活以文字鉅細靡遺的陳述出來,幾乎不放過每一個小細節,用回憶的方式來對比末日前後的差異,以詩詞來表現景物依舊人事全非之淒涼和悲傷。我想看這部作品需要一點耐心,最好是要對飛行、飛機有一點感興趣最好,否則我想對與此著作可能會有兩極化的評價,而我客觀的表達一點自己的想法。

作者以毀滅性的全球流感作為隱喻,描述一名末日殘存者,帶著一隻狗以及對亡妻的記憶,在孤立無援的宇宙中掙扎著,必須在殘酷中學會慘忍、學會放下自我,而總是眷戀過去的回憶究竟是救贖抑或是毒藥,過去的回憶與愛容易讓人沉溺在夢裡,活在過去,但沒有了回憶,那過去的愛又算什麼,是夢一場嗎?或者只是自己想像的曾經。我喜歡書中某一段席格說的話-人真的有可能為了愛孤注一擲嗎?愛到生命難以承受?我指的不是不求回報的愛,我指的是身處在愛之中,沉浸在愛裡面又感到絕望。因為知道愛終究會結束,因為所有人事物都會,結束。
是的,我們都知道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終究是個過客罷了,愛過或曾被愛過也許都只是虛無,最後都會結束,最後我們仍會一個人過,倒不如早點學習孤獨,練習一個人生活比較實際,這種想法有點悲觀,但我認為就因為一切都會結束,在面對未知的未來,我們唯一能做的除了珍惜眼前人之外,呼應此書的內容,在末日來臨前放手去愛,為自己留下什麼,才不會有遺憾...。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美麗又令人動容的故事,詩意盎然的文字和敘事也是本書引人入勝的一大亮點,難忘李商隱寫給妻子的七言絕句〈夜雨寄北〉。前兩句表達了孤寂與對妻子的思念,貼切的傳達了席格的思念之情以及對妻子的愛。

〈夜雨寄北〉

問君歸期未有期,
巴山雨夜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P.S :個人閱讀此書過程中發現有很多的錯別字未被校閱到,是比較可惜的地方,但其實也無傷大雅,還是值得推薦給喜歡冒險、探險類小說的讀者們!

博客來購書79折優惠中: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309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 的頭像
Mina

米娜的靈魂部落

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